永丰棋牌->逢魔花开时全集->逢魔花开时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澳门现金赌场:158.过去的真实

    本文v章订阅率低于一半的读者,需要隔天才能看到更新哦!  正门后面是玄关, 何天巳把鞋放到破鞋架上, 趿上拖鞋继续往里走。玄关尽头的宽敞空间光线昏暗,只摆着一套老旧沙发。

    沙发是背对着玄关摆放的, 正面则朝向整整一墙的木栅移门。移门连通着中庭,午后三四点的阳光从高处投射下来, 掠过一株枝繁叶茂的合欢树,落在不算清澈的小小池塘里。

    何天巳快步穿过右边的侧门走进客厅。这里同样有一组玻璃移门面朝中庭,望出去却是修竹成荫,还有无花的腊梅枝条。

    他将背包搁在茶几上,白猫立刻钻了出来,开始一瘸一拐地四处探索新鲜环境。

    何天巳不去管它, 打开电风扇对着自己猛吹,又灌了一大杯冰水, 这才稍稍凉快了点儿, 开始整理背包里的物品。

    差不多也就在这时候, 环绕着中庭的木板走廊上传来了一阵咚咚的轻响。

    何天巳回头,正巧看见一只肥硕的大白猫窜上沙发,腾空一扑, 熟练地攀着他的脊背爬到肩头上,与他耳鬓厮磨。

    “白老板乖, 哥也特别想你。”

    一人一猫亲热地打完了招呼, 何天巳正想把猫抱下来, 却听背后“咣当”一声脆响——那只新来的白猫撞翻了放在角落里的空啤酒瓶。

    这下子白老板也注意到了新猫的存在, 它顿时伏下耳朵、瞪大眼睛,爪子掐进了何天巳的肉里。何天巳还没来得及采取制止措施,它就如同猛虎下山一般,嗷地一声弹了出去。

    何天巳心想这下完蛋,然而想象中两虎相争的场面却并没有发生——只见两只猫居然亲热地抱在一起,滚成了雪白的一团。

    不,再仔细观察,这更像是白老板的一厢情愿。新来的那只白猫完全不想配合,无奈却被体型更肥硕的同类死死地压制住了。只能任由白老板像只狗似地在它全身上下嗅闻,还被舔了好几下。

    可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直到白老板扑上去做出了类似骑跨的动作,新来的白猫终于发出了愠怒的吼声,照着白老板的鼻子就是一拳。

    白老板估计也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示好会招来痛殴,当即后退两步夹着尾巴躲到了何天巳的身后。何天巳一边在心里骂它是怂货,一边赶紧劝架。

    他把新来的白猫抱起来,调了一个头,将猫屁股对着白老板。

    “看仔细,人家也是公的,你再追着人家不放,明天拖出去阉了啊!”

    白老板别的可能没听懂,但一个“阉”字顿时吓得它一溜烟扭头消失在了走廊上。

    何天巳还没来得及庆幸,手腕上忽然又是一痛——被迫进行了羞耻展出的白猫也是恼羞成怒,赏了他一爪之后跳到地面上,瘸着脚逃进了厨房。

    假象,都是假象,这世界上根本没有温顺的猫!

    委屈归委屈,可该做的事还是一件都少不了。

    新猫碗、新水盆,作为一个资深猫奴,装备当然齐全。何天巳将东西一样样放到白猫的面前,如同进贡御膳的大内总管。然而白猫却不满意,猫粮碰也不碰,只勉强舔了舔清水。

    何天巳以为它还认生,也不勉强。就趁它舔水的时候做了个全身检查。

    还好,除了右后脚上的伤口之外,似乎没有别的问题。

    何天巳马上拿来了剪刀、双氧水和绷带,首先剪掉了伤口附近的猫毛,又仔细清洗伤口,包扎处理。这只白猫好像很聪明,只在冲洗伤口的时候弹了弹腿,包扎的时候全程一动不动。

    也许是整个过程过于愉快了,何天巳又忍不住打起了别的主意。

    “你看你毛那么长,都打结了,还那么脏,干脆全剃了怎么样?”

    说着他转头就去取电动推子,谁知那白猫立刻一瘸一拐地钻到了沙发底下。

    何天巳担心它身上有虱子会祸害到白老板,赶紧跟在后头穷追不舍。一人一猫闹到了玄关前面,突然听见敲门声——是光婶拿着吃的上门来了。

    白猫趁机逃之夭夭。何天巳只能先去开门。

    光婶是一个六十岁上下、削尖下巴、细长眼睛的老妇人。脸上的表情也和长相一样不咸不淡。也许是事先缺乏准备,她只给何天巳拿来了几样素菜:茄子、丝瓜和皮蛋拌豆腐,都装在老旧泛黄的一次性塑料盒子里。

    何天巳接过餐盒连声道谢。他还想再多聊点什么,这时候远处传来一阵小孩笑嚷嬉戏的声音,只见光婶平淡的脸上顿时有了光亮,她扭头回应,并循着声音快步走了过去。

    “自家亲孙子,就是不一样呢……”

    何天巳摸摸鼻子,苦笑一声算是解嘲。

    他拿着几样小菜回到餐厅,自己动手煮了一锅饭,坐下慢吞吞地吃了起来。

    夕阳西下,山顶上铺满了五色晚霞。倦鸟归林之后,蝉鸣声也轻减不少。

    偌大的屋子里骤然安静下来,晚饭后的何天巳却开始忙碌不停。他刷过碗筷又收拾了房间,捞掉中庭池塘里的落叶,再去洗澡,顺便将医院里带回来的衣物丢进洗衣机。

    洗完澡出来,何天巳一边擦拭头发一边走向落地窗边,朝中庭吹了声口哨。

    委屈了几个小时的白老板飞快跑过来。何天巳揉揉它的脑袋,说了声对不起,给它添了满满一盆猫粮。

    安抚完白老板,他再转身去找新来的白猫。前后院子里各喊了一遍,终于看见草丛里有双发亮的眼睛。

    来日方长,还是先给它留点空间适应适应。

    何天巳将水盆和掺了猫用消炎药粉的食盆搁在门廊上,又吹了两声口哨,回头进了卧室。

    扭伤住院的这一周,他的生物钟被迫调整成了早睡早起的老年模式。可是一躺回自家床上,何天巳却又开始失眠。

    金鱼村的夜晚,实在是太安静了。

    即便远处的山谷传来风的低吟,即便夏夜的虫鸣和蛙唱一刻不曾停歇,即便庭院里的灌木丛传来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但这一切对于何天巳而言,似乎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时间在这毫无意义的静谧中被无限度地拉长了,甚至融化、粘稠,松脂一般滴落下来。

    陷在柔软的床上,何天巳闭上眼睛。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包裹在琥珀中的昆虫,迷失在了粘稠的时光里,从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变成了一件没有人关心的物品。

    “滴答”

    水滴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何天巳睁开眼睛,四周是一片漆黑,却又黑得不那么纯粹。皎洁的月光从高处洒落到中庭里,证明夜色清朗,并没有雨水的造访。

    “滴答”

    又是一滴水落下来了。

    何天巳忽然感觉左手一阵剧痛,他抬起手去看,掌心里一片黑色。比水更粘稠,比泥要稀薄。

    是“血”?

    当这个词从脑海中蹦出来的同时,水滴声忽然急促起来。并且越来越响亮,最终变成了机关枪的轰鸣。

    何天巳睁大了眼睛——天花板上那一大片黑暗开始透出虚幻的昏黄,仿佛正播放着不知名的电影片段。有枪林弹雨、阴森的实验室和刺眼的手术灯、还有从他高举的手臂上交替生长出来的鳞片和羽毛……

    当大爆炸发生的一刹那,他终于从梦魇中逃脱了出来。

    黑暗又回归了它循规蹈矩的本色,但浑身的汗湿和剧烈的心跳却证明噩梦尚未远去。这几个月来,何天巳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做到类似的噩梦,医生说这可能是当年那场事故造成的后遗症,让他试着去习惯,可惜真的很难。

    再度酝酿睡意需要一点时间,何天巳干脆坐起身来,想要去院子里找白老板谈谈心。

    却也恰恰因为这一起身,何天巳忽然发现,中庭对面的厨房里居然亮着灯。

    绝不是自己睡觉前忘了关灯——这一点何天巳首先可以肯定。紧接着,他根据光亮发出的位置判断,那应该是冰箱内部的照明灯。

    难道是白老板又在打那几条咸鱼干的主意?

    鉴于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何天巳立刻翻身下床。他放轻脚步,来到落地大窗边偷偷张望。

    从冰箱里发出来的灯光很快消失了,厨房和餐厅又变成漆黑一团。忽然间,餐厅通往中庭的移门打开了,白老板被一只修长的手捏着后颈皮,丢到了走廊上!

    有人?!

    何天巳屏住了呼吸,悄悄推开移门,手脚并用地在老朽的木质地板上爬行,尽量不发出不必要的声响。

    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个足够接近的安全位置,借助明亮的月色窥视餐厅里的情况。

    那是一个又高又瘦的人影,从背后看好像不着寸缕,却也因此能够看出它肩宽腰细,还有一双堪称完美的长腿。

    而更醒目的是那一头长长的黑发,如同月下瀑布,一直垂落到腰间。

    ……简直就像一个从深山里走出来的妖精。

    尽管看不清楚容貌,但那肯定是个美人。何天巳知道这种直觉有些荒诞,但直觉就是直觉,没什么道理可讲。

    他也明白,正常人这时候应该感到疑惑、警惕甚至恐惧。可老实说,这些负面情绪现在的他一点儿都没有。
申博体育在线 澳门海上皇宫 鸿运国际
大发888 澳门现金网 二八杠玩法 大发888娱乐场 金钻棋牌游戏 葡京娱乐场
特许加盟 港式早点加盟 酒店加盟 早餐店 加盟 中式早餐加盟
北方早餐加盟 早餐加盟哪家好 包子早餐加盟 早餐豆腐脑加盟 港式早餐加盟
湖北早点加盟 春光早餐工程加盟 早点加盟店有哪些l 早餐包子店加盟 早餐饮品加盟
品牌早点加盟 上海早餐车加盟 知名早餐加盟 早点加盟车 早饭加盟
taikanh.com ankuli.com setopo.com uskhx.com taikabg.com
sjwxxx.com zilloes.com jnhiv.com mymailr.com abiju.com
lckkm.com ebanto.com atikang.com pymfj.com mengooo.com
humuana.com tylyse.com cncipo.com blazoyd.com bssepp.com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