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丰棋牌->重生七零年代农家女全集->重生七零年代农家女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三公棋牌游戏:98.第98章

    此为防盗章

    然后等她在果园的木屋里面睡着了,奶奶才会带着她离开。

    十岁之后, 奶奶就再也没带她去过果园。她也曾经问过奶奶, 奶奶说果园已经卖出去了,现在就园子前后的果园了。她对奶奶的话深信不疑, 也再也没有提过。

    一直到十六岁,奶奶过世, 左单单也没去过这片果园。

    可她脑袋里却一直记得这片果园的样子,特别是围栏旁边上竖着的小木牌,那上面,还有她画的一个小太阳。这么多年了,竟然还在!

    用粉笔画的画,怎么可能保持这么多年。

    难道她穿越回到从前了?

    想到这个可能, 左单单心里怦怦跳。她都能穿越到七十年代了,现在能穿越到自己小时候也是很有可能的。

    左单单环着胸, 小心的站了起来, 四周到处看。

    想到在果园的木屋里面也有她和奶奶穿过的衣服, 她赶紧的往木屋的方向去。

    她以前穿过的衣服肯定是穿不下去了,奶奶的衣服倒是能穿一下,总比光着膀子强。

    按着脑袋里的记忆, 左单单很快就找到了小木屋。等进屋之后,左单单诧异的看着木屋里面堆满的东西。

    她记得以前小木屋里面只放一些生活用品, 还有一张木床, 用来给她睡觉的, 什么时候, 放了这么多的东西了。

    有大袋的米面,各种生活物资,堆了大半个小木屋。

    甚至还有一些服装。

    左单单赶紧儿的随手弄了一件外套给套上,这才放心的开始打量小木屋。

    小木屋确实不大,也就二十平米的样子,如今有十几平的位置都放着东西。旁边还放着一些农具,都是用来收拾果园用的,农具的旁边,有一张小木桌。

    此时,桌上有一封信。

    看着信封上的字迹,左单单激动的跑了过去,将信封拿起来,拆了开来。

    “乖孙女,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奶奶肯定已经不在了。我很开心,你终于继承到咱们老左家的果园了。希望你不要怪奶奶之前对你的隐瞒,这是咱们老左家的规矩,任何一个继承果园的人,都要有自己的奇遇,奶奶担心提前告诉你了,会让你失去继承果园的资格。

    …………

    奶奶不知道你会遇到什么困难,所以在这之前,奶奶已经为你准备了很多的物资,你可以在这里生活一阵子……单单,我的乖孙女,遇到任何的困难,都不要害怕。这个果园就是你的依靠,奶奶无法陪你一辈子了,希望这个果园,能够让我的单单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

    单单,你一定要记住,这个果园的事情,千万不能和任何人说,哪怕是最亲的人,也不能说。单单,你一定要记得奶奶的嘱托。”

    等看完信上的内容之后,左单单脸上早就已经满是眼泪了。

    原来这个果园并不是在现实世界中的,而是一直存在于那块祖传吊坠当中。奶奶这些年就是靠着这个果园,才能将她抚养长大的。

    她并不是回到过去了……

    “奶奶,我一定会好好守着果园的。”

    左单单擦了一把眼泪。

    简单的看了看奶奶留下的东西之后,左单单就关上了木屋的门。

    这些东西暂时不急着拿出去用。

    离开木屋,左单单又在果园里看了看,果树上的果子早就硕果累累了,这些不同季节的水果,奇迹般的在同一时刻成熟了。

    左单单随手摘下一个红苹果,咬了一口,满嘴都是熟悉的味道。想到自己已经来这里很久了,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她几口将苹果吃完,默念回去,眼前景色陡然一变。

    回到房间的时候,左单单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猛烈的敲门声。

    “左单单,你到底在里面干啥,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房间!”外面传来左欢的大喊声音。

    “单单,你再不开门,我可就撞门了,回头我还要和你奶说。”徐凤霞声音愤怒道。

    左单单赶紧儿的将身上的衣服换下来,然后套上了之前的旧衣服,心念一转,手里的衣服就扔到果园里面去了。

    她疾步走到房门口,将房门打开。

    左欢撞门的身体扑了个空,差点就摔倒在地上,脸色顿时气红了,“左单单,你想干啥,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看着左单单的样子,左欢就烦躁。

    虽然她不想承认,可左单单的五官就是比她长的精致,要不是左单单经常干农活,肯定能把她给压下去的。

    徐凤霞也走了进来,对着左单单怒目而视,“单单,你这是干啥呢,你欢欢姐敲了半天门了,你咋不开门。这可不是你一个人住的屋子,锁门干啥?”

    左单单摸着脑袋道,“我刚准备擦身子,所以就顺手锁了门了,结果还没擦呢,就觉得头晕的厉害,干脆就躺床上了,刚刚我是晕过去了,这才没听到声音的。大伯娘,你也知道,这伤口还没好呢,卫生所的大夫都说我这伤口很凶险。”

    听左单单拿伤口说事,左欢气的牙痒痒,“就你精贵,不就摔个脑袋吗,整天闹着头晕。我看你这是躲懒。”

    左单单笑了笑,“要不欢欢姐也去摔一摔,也能躲懒了。反正不就是摔个脑袋吗?”

    左欢顿时噎住了。怒目一瞪,又看向徐凤霞,“妈,你看她。”

    徐凤霞脸色一板,正要帮腔,左单单打了个哈欠,摆了摆手,“行了,你们爱咋说咋说,我先去擦身子去。”

    说着就转身去床边的木桶旁扭着毛巾往脖子上擦。

    衣服是不能脱了,只能先随便擦擦了,还等找个机会去果园里面洗个澡。

    “单单,你这是啥态度,有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徐凤霞一把冲过来,伸手就想打人。

    以前这事儿她也没少干过。她一个长辈,教训侄女,谁还能说啥?

    就是左大成两口子不喜欢,还能咋了?

    好在左单单反应快,在她伸手的时候就然退后了一大步,厉声喊道,“大伯娘,你打,往脑袋上打,回头打死了,你也得偿命!”

    左单单是真的生气了。甭管徐凤霞私下里多少小动作,她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这要是动手,她可不会乖乖的挨打。

    连她奶都舍不得动她一个手指头呢,她要是被徐凤霞给打了,也太对不起她奶对她的疼爱了。

    徐凤霞打了个空,气的正准备下重手,冷不丁被左单单迎面吼了一句,手一下子就顿住了。

    看着左单单脑门上的纱布,她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发憷。

    这要是真的一巴掌给拍死了,还不得偿命啊。

    这可不行,她这命宝贵着呢,以后还得享福呢。可不能给这死丫头偿命。

    想明白这茬,她干脆将伸出的巴掌一握,就伸出一根食指,狠狠的指着左单单,“死丫头,回头看我咋和你奶和爸妈说,让他们整治你!”

    说完就气势十足的转身往外走。

    左欢原本还等着看戏呢,没想到自己亲妈就这么偃旗息鼓了,郁闷的瞪大眼睛。看了看左单单,她又赶紧追了出去。

    跑到外面,左欢拉着徐凤霞,“妈,你咋不打了,这丫头就欠教训。”

    徐凤霞咬着牙道,“她那个要死的样子,我要是把她打出个好歹来,咱看不亏大了?放心,以后多的是机会整治她。”

    连左大成两口子都被她压着呢,还能怕了一个死丫头?

    等这丫头头上的伤口好了,到时候该咋教训就咋教训。

    左欢有些失望的倔了噘嘴,“妈,我不管,我要一个人一个房间。我才不要和她们住一块了。省得下次又被人锁在外面。”

    “她敢!”

    “我才不管她敢不敢呢,反正我就不想和她住一块了。我都十八了,得要个自己住的地儿。再说了,要是以后处对象了,人家来我家里看我,连个坐地儿都没。我小姑当初不就是一个人睡一间屋吗?”这事儿她早就琢磨好了,要是有一个自己的房间,她就能时不时的带些朋友回来玩,到时候人家看着她布置的漂漂亮亮的房间,肯定羡慕死了。

    徐凤霞听了这话,心里有些意动。这想处个好对象,不给点甜头,咋能成事呢。不能干那档子事儿,但是亲亲小嘴,摸摸小手,那还是需要的。当初她小姑子可没少和人家亲近,自己闺女这要是处对象了,总不能去草堆后面吧。

    这可不行。

    “可家里没房间了,得要有人搬出去才行。”徐凤霞暗自琢磨道。

    左单单可不管徐凤霞有啥想法呢,现在有了果园了,她心里有底气多了,对未来也充满了希望。

    心情好了,连走路都有劲儿了。

    自然是那位与众不同的杨老师了。

    左水生也听到声音了,只是想着这还要去办正事,也不好多说啥,当做没听到。

    对于这种人,左单单是打定了主意不理会的。连头都没回。

    见左单单这样的态度,杨文新心里顿时觉得自己被人轻视了。一个资本家出身的坏分子,有什么资格和他们这些下乡的知青闹脾气。

    还口口声声做思想工作,她配吗?

    后面赶车的左木根直接甩了一鞭子到马上,马车抖动了一下,吓得杨新文脸色都白了。

    左木根咧了咧牙,暗道,咱老左家的人可不能这么被人欺负。

    杨新文被吓了这么一下,也不敢再分心了,牢牢的抓着马车的车沿,担心这马儿再颠簸一下,把他给摔下去就不好了。

    经过了快两个小时的路程,车子才到了镇上。

    此时镇上的车站那边,已经来了一串儿的马车,都是从各个屯里过来接人的,有些条件好的公社,还派了拖拉机过来接人,把其他赶马车的羡慕的眼睛都绿了。

    就是左水生都边抽着旱烟,边盯着那明晃晃的拖拉机,眼红道,“也不知道咱屯里啥时候能买的上这铁疙瘩。要是公社买了也成,咱要用的时候也能借来用用,这次也不用弄两匹老马来了。”

    左家屯所在的公社叫大河公社,土质并不好,每年生产的粮食交了公粮之后,也就够老百姓自己吃饱了。有时候甚至连公粮都凑不齐,公社里哪有闲钱买这精贵的东西。

    左单单看着老队长那眼巴巴的样子,心道公社里面产粮食量不高,不知道种果树咋样。要是能搞种植业,以后村民的日子也能过好。

    可惜现在还不成,现在还是走集体,这事儿也不是谁一个人能做主的。就是老队长也不成。

    现在一七九七四年,等改革开放,还要好几年呢。

    “车来啦。”

    左单单正琢磨着,就听到了大伙的吆喝声。抬头一看,几辆大东风卡车开了进来。后面是厚重的幕布盖着。卡车的前面还挂着红色的大红花,下面是一个红色的横幅“欢迎知识青年来到小山镇大河公社”

    车子一来,各个来接人的都开始闹腾起来了。

    没办法,要是平时他们可没这么积极,谁让现在农忙正缺人呢。多几个人,回去也好早点抢收,省的到时候下雨了烂了新粮了。

    看着闹哄哄的场面,左单单又是惊讶又是新奇,跟着老队长一起看着那些从大卡车上陆陆续续下来的年轻人。

    一边还有人报着名字。

    “李国安,苏翠翠,刘敏去山下屯,山下屯的人来了没?”

    “来了来了,”一个老汉立马拉着一辆牛车过来了。

    那三个知青看着脏兮兮的牛车,脸上挣扎不已,还是被人给催着上去了。

    “叔爷,咱啥时候去?”左单单看着左水生一副按兵不动的样子,好奇的问道。

    左水生淡定的抽了一口烟,“急啥,让那些娃娃等等,你不知道,这些城里来的娃娃傲着呢,咱要是去的急了,让人看轻了,先晾一晾,让她们知道咱左家屯的厉害。”

    这老队长还懂得搞下马威呢。左单单对着左水生露出一脸佩服的神色,让左水生受用无比,抽烟的频率都快了许多。

    因为被隔绝在大部队的最后面,前面又是一片闹哄哄的,左单单他们压根就不知道他们的知青到底分配好了没。

    一直就在后面干等着。

    前面,公社里来负责分配知青的侯主任喊破了喉咙,对没见左家屯的人过来,对着旁边站着的几个知青道,“左家屯那边离这地儿远,估摸着还没到呢,你们先等等。”

    “啊?离这儿多远啊,来镇上方便吗?可别真的给咱扔到山旮旯里面去了。”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知青不满的喊道。

    “苏雪同志,你喊什么呢,咱是响应号召来下乡的,不是来旅游的,怎么能挑地方呢,你觉悟怎么这么低?”说话的是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孩,此时她正面色严肃的训斥着。

    苏雪歪了歪嘴,“我不就说说吗,关你啥事?李红兵,别仗着你爸是革命小组的就牛气,咱家根正苗红,不怕你。”

    李红兵气红了脸,“咱是个团体,你不要做破坏咱们团队的坏分子。”

    “说谁是坏分子呢?”苏雪顿时怒了。

    旁边面色柔和的李素丽赶紧劝了起来,“好了,别吵了,让人看到了多不好啊。咱要和和气气的。”

    “要你多管闲事。”苏雪生气的骂道。

    看着这三人扯成一团,长相娇媚的刘莉莉微不微的勾了勾唇。

    两个女同志咋咋呼呼的吵了起来,这边,正在吃着干粮的男同志也发现了,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皱了皱眉,然后继续低头吃着带过来的干粮。

    其他人男同志互相看了几眼,也没理会这事儿。这马上就要到地方了,可不想闹事。而且这两个刺头队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可没那个本事管。

    “我说,这里咋这么热闹呢,这是要干啥呢?”

    几人正闹着欢,就听着一道声音大喝道。惊的正闹着的几个女同志都吓到了。

    大伙循声一看,一个头戴解放帽,身穿灰色外套,一脸风霜的老农民正瞪着眼看着他们这边。

    “这谁啊这?”几个知青面面相觑。

    侯主任也刚送走了一批人,听到动静就跑过来了。看到左水生了,一脸庆幸道,“我说老左啊,你可算是来了。别人屯里都走了,就你们晚来。”

    侯主任眼睛又扫了一眼这几个知青,心里也是有些不满的,刚闹事的时候,他可都看到了,只是眼看着要送到屯里去了,不想再为难这些年轻人罢了。

    难怪毛`主席要让这些小崽子下乡学习呢,就这性子,是该好好的磨一磨了。

    左水生背着手叹息了两声,“别的屯里都是拖拉机开着,哪像咱屯里就两匹老马,还不知道能拉几次人呢。能比吗?”

    侯主任人精一样的,自然听出左水生这是诉苦,想从镇政府里面弄些好处呢,这咋行,赶紧儿挥手,“咱不扯皮了,快把你们屯里的知识青年接回去,人大老远的过来,总要先好好休息休息。”

    左水生这才正眼看着这些知青,老脸一笑,“哟,这看着精力旺盛,中气足,都是好苗子啊。感谢领导给咱分配了这样的好苗子啊。咱左家屯以后可热闹了。”

    站在他旁边的左单单看着他这样子,心里竖起个大拇指。这老头儿,在村里看着多老实啊,没想到也是人精呢。

    这不就是在说人家知青刚刚闹事的事情吗?

    果然,左水生接下来就道,“娃娃们,你们放心,等回了屯里,你们想咋样发泄力气都行,咱屯里机会多,走,咱先上马车回去休息去。这大老远的,可把你们辛苦坏了吧。放心,等到了左家屯,咱就是自己人了。”

    苏雪本来被人抓了个正着,心里还有些复杂呢,等看到那个马车上铺着的干草之后,就问道,“就坐这个?”

    “可不就这个吗,单单啊,你带着几个女同志先上马车去。”

    左水生大手一挥的吩咐道。

    左单单这才冒出个头来,唉了一声,笑眯眯的引着几人上马车,“同志们,你们放心,这干草早上才放上去的,今年的新草,还冒着香味呢。”

    李红兵仰着脑袋,第一个上了马车,左单单觉得她这样很像是一个慷慨赴义的烈士。

    后面李素丽也上了马车。紧接着是刘莉莉。最后才是不情不愿的苏雪。不过等苏雪上车的时候,看了一眼左单单,眼神闪烁了一下。

    左单单挑了挑眉,倒是没在意。看着人都上车了,左单单也上了车。

    正等着左水生安排了男知青之后,一起赶车回去呢,那边左木根和杨文新也赶着马车过来了。

    刚杨文新见一直没接人,就嚷嚷着要去镇上买东西,左木根只能拉着他去了一趟。好在倒是没耽误时间。

    左单单对这个杨文新现在是下意识的看着不顺眼,她也看得出来,杨文新有些瞧不起她,甚至鄙视她。

    左单单自己也知道原因。她和李家的关系,整个公社里面也是知道的,这个杨文新自然而已知道了。而杨文新这种‘正派人士’眼里,她就变成了邪恶的坏分子了。

    对于这种人,左单单甚至都不乐意去解释什么。

    杨文新看着左单单坐在马车前面,脸色沉了沉,正准备说句什么,突然眼睛瞄到了左单单身后坐着的几个女知青,顿时眼睛亮了亮。

    “左单单同志,咱两换换吧,这边都是女同志,待会路上要是路不平整,也得要个人搭把手什么的,你一个女同志可不行。”

    左单单瞪了瞪眼,看着杨文新那模样,就知道他这是打的什么注意了。

    这种事儿,左单单自然不会答应,“没事儿,我们女同志坐在一块儿方便一些。”

    见左单单拒绝了,杨文新脸色立马有些不好看了,阴阳怪气的笑了笑,“行,左单单同志,我也不和你抢了。毕竟你们资本家出身的份子,难得有这么一次机会。”

    “什么,她是资本家出身?”李红兵惊讶的看着杨文新。

    杨文新点头,“是啊,她外公一家子正在农场改造呢。”

    “怎么能让这种坏分子和咱们待在一块儿呢?咱们是相应号召下乡学习的,让这种人和咱们待一块儿,这是想害咱们吗?”李红兵气愤的大叫道。

    其他的女同志也都是眼神复杂的看着左单单,显然也是不想和她在一块儿。

    左单单撇了撇嘴角,对于这种时代产物,还真是有理说不清。

    行,你们不是想和杨文新这样的‘好份子’待一块儿吗,咱成全你们还不成吗?

    “怎么还没走呢?”左水生也带着几个男知青过来了,准备一起坐马车离开。见大伙脸色不好,狐疑的问道。

    李红兵立马就不管不顾的嚷嚷起来了。反正就是坚决不同意和坏分子待一块儿,要不然她宁愿步行去左家屯,以示决心。

    左水生闻言,狠狠的瞪了眼杨文新,恨不得用眼刀子削他一顿。

    这小畜生,欺负人欺负到咱左家屯来了。

    单单再咋样,她也是姓左的,咱左家屯是一个老祖宗!

    “我看你们这是想闹啥呢,才第一天就和咱闹呢。”左水生是真的生气了,为了接这些城里来的娃娃,他早几天就开始准备了,甚至还特意找了两个知识分子过来接人。结果还被人嫌弃了。
澳门海上皇宫 博狗国际 葡京娱乐场
君博国际 鸿运国际赌场 金钻棋牌游戏 国际娱乐场 网上轮盘棋牌 澳门百家乐平台
黑龙江早餐加盟 早餐类加盟 河北早餐加盟 众望早餐加盟 美味早餐加盟
美味早餐加盟 早点店加盟 早餐免费加盟 雄州早餐加盟 早点招聘
绿色早餐加盟 口口香早点加盟 春光早餐加盟 早点加盟店10大品牌 早餐加盟品牌
早点加盟商 健康早点加盟 早餐餐饮加盟 五芳斋早点怎样加盟 早点加盟车
yvqya.com mcwgold.com myqihua.com abiju.com lyvmx.com
txdian.com ukbpl.com hmabaya.com museee.com vmarbk.com
wqazl.com tabslet.com dahuazp.com ecefala.com huohue.com
asheera.com ntdmsg.com blazoyd.com bailuke.com wfzyjxw.com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