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丰棋牌->国师在现代卖蛋炒饭[古穿今]全集->国师在现代卖蛋炒饭[古穿今]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现金网:42.第四十二章:玄学称霸现代

    作者每天辛苦构思码字,请支持正版!这是防盗章!  “够的。”落星舟恍惚了瞬, 回过神来, “只是我这里没有桌椅,你们如果要吃的话, 只能站着吃了。”

    “没事,我和老大一会儿还要赶回局里呢, 你就随便炒个饭给我们顶下肚子就好了。”

    落星舟说那行,然后往铁锅里倒下花生油,锅里“滋”的一声响后,很快浓郁的花生香味从铁锅里飘逸出来。

    紧接着,落星舟从不锈钢盘子里面掏出来一勺子米饭,每一颗米粒大小均匀, 软硬适中,只是光看着, 就觉得很好吃。

    刘备闻到花生油的香味, 肚子已经饿得在打鼓了, 他问曹操,这花生油的味道怎么闻着这么好闻啊,让人好有食欲啊。

    曹操说, “这是当然的啊,一般的蛋炒饭你们以为我会安利给你们吃吗?等着看吧, 花生油不是重点。”

    “那什么是重点?米饭?还是鸡蛋?”蛋炒饭里面也就只有米饭和鸡蛋的成分了, 除了这两样东西, 刘备当真想不出来还能有什么新花样了。

    曹操伸手摸了摸下巴尖, 有些卖关子地说,“先不告诉你,反正等会儿你一定惊讶得下巴都要掉地上的那种。”

    “这么……神奇!埋在坑里几千年了,还真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激起我的好奇心了呢。”刘备说。

    周瑜也好奇,只是他真的不相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蛋炒饭,会有什么新花样啊?再好吃也没有满汉全席好吃吧!

    肖锐和陆以南听见三只皇族鬼说的话,他们也有些好奇了,到底落星舟的蛋炒饭有什么特别的,居然可以吸引到各路妖精鬼怪争着抢着都要吃。

    米饭下锅后,落星舟手脚麻利,很快敲破蛋壳,蛋液从壳子里面流出来,用木筷子打匀蛋液后,眼瞧着就要把蛋液倒在米饭上了,可令在场的人还有鬼都震惊的是,落星舟非但没有淋蛋液到米饭上,而是侧身从三轮车车斗里拿出来一个十分精致的白色小盒子。

    紧接着,落星舟从白盒子里面抓出来一根白得有些过分的白蜡烛,是清明祭祖时用到的那种。

    一阵白烛特有的香味传入三只皇族鬼的鼻腔里,刺激着他们的嗅觉神经。

    “好闻好闻!死了这么多年,还没吃过这么香的蜡烛呢!”

    “是啊!这蜡烛得有一定的历史了吧!闻着真好闻,比我们三国时闻到的古蜡烛还要好闻啊!”

    “我已经等不及想吃了,这上好的白烛配上蛋炒饭会是什么样的味觉刺激啊?等不及了呢!”

    陆以南被惊讶得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都差些掉了下来,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店主把蜡烛当做辅料加进蛋炒饭里面呢!

    长见识了。

    就连素来清冷孤傲的肖锐,这时都垂眼看着圆口瓷碗里面,那已经被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的蜡烛薄片了。

    肖锐目不转睛地看着白蜡烛,其他人也许闻不出来,可肖锐一下子就闻出来这白烛可不是一般的蜡烛,而是有着数千年历史的!

    “这白烛你怎么会有?”肖锐有些激动,白皙干净,节骨分明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抓住了落星舟的手臂。

    落星舟闻声抬眼看着肖锐,想要说话的时候,陆以南突然插嘴道,“老大,这白烛你知道啊?哪个年份的啊?”

    肖锐没有回答他,一双淡漠,寒星内敛的眼睛至始至终都看着落星舟。

    落星舟拧了拧眉头,心道难不成肖锐看出来他使用的白烛是三千年前的白烛了?这人怎么什么都知道啊?难不成连三千年前祭祀时使用什么样口味的白烛他都知道?!

    不应该啊!

    “买的,在某宝上买的。”

    “哪个店,把链接给我。”

    落星舟:“……”

    落星舟愣怔了下,然后勾起唇角笑着说,“不好意思,这关系到商业竞争,不方便透露。”

    听落星舟这样说,肖锐也不勉强,只是他回过神来,才察觉自己的手居然抓着落星舟的手臂,他很快松开了手。

    “老大,怎么了?有鬼物作祟么?”陆以南说。

    落星舟微微摇了摇头。

    “难不成是……妖王?!那死鸭子这两天总在我耳边说他老大妖王会来救他,还说社会会从此动乱,是不是真的啊?”陆以南问。

    “关好他,别听他胡扯。”落星舟语气清冷。

    “不是,老大,他说的挺正经的,会不会真有妖王要出来祸害社会了啊?”

    肖锐没有回答他,在肖锐的心里,此刻有件事比妖王是否会出来祸害还要重要。

    眼前这个看样子只有十来岁,长得白净好看,看起来很无害的小青年,到底是谁!

    落星舟继续炒着蛋炒饭,没一会儿炒好三碗,给皇族鬼送过去,三只皇族鬼瞅见装在碗里金灿灿的蛋炒饭,口中涎液不停分泌,他们迫不及待伸手接过蛋炒饭,二话不说,大口大口就吃了起来。

    “好吃!太好吃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蛋炒饭啊!配上西汉时期的白烛,吃起来真是好吃到爆啊!”刘备毫不夸张地说。

    曹操没一会儿就把碗里的蛋炒饭吃完了,太好吃了,他根本就不够吃啊,伸手叫落星舟再炒一碗时,却被落星舟冷漠拒绝。

    “你的功德值消耗完了,要想再吃的话,请多做好人好事。”

    “……”

    曹操很无奈,转而把目光瞅向还在扒饭的刘备,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他碗里的蛋炒饭,像是要把刘备碗里的蛋炒饭抢过来吃那样。

    刘备察觉到曹操那异样的眼神,他瞅了曹操一眼,转而侧了侧身子,有意离曹操远一点,尽情享受着蛋炒饭带来的味觉享受,金黄色蛋液裹着软硬适中的米粒,每一粒都像是在他舌尖上跳动那样。

    曹操:不要这样QAQ

    当下,曹操做了个很了不得的决定,明天大出血捐钱给希望小学,还要出钱筹建希望小学,给养老院送棉被,送棉鞋,送硬质设施……

    凡是能想到的,可以积累功德值办法的,他都要去做。

    不就是软妹币吗?我堂堂大魏武王难不成会吝惜这几锭银子?哼!

    落星舟紧接着又炒了两碗蛋炒饭,只是这两碗是给陆以南和肖锐吃的,所以没有加特殊辅料。

    陆以南伸手去接蛋炒饭,同一时间肖锐接到一个电话,听完后,叫陆以南别吃了,得抓紧时间赶去博物馆。

    落星舟见他们行色匆匆的,似乎有很要紧的事情要做。

    他急忙用一次性盒子装蛋炒饭,一路小跑跑到白色奥迪旁,把蛋炒饭递给陆以南,“把蛋炒饭带上吧,饿了的时候,也方便吃啊。”

    陆以南转眼看向肖锐,蛋炒饭怎么说都有一阵刺激性气味,肖锐很爱干净,可以说是有轻微洁癖的那种,一般他的车上是不会放有刺激性气味东西的。

    “老大,这……”陆以南咨询肖锐的意见,他本以为肖锐会说不带的,可万万没想到肖锐居然说了句,“带上吧。”

    陆以南:“!!!”

    老大这两天是怎么了啊?!

    肖锐他们离开后,落星舟回到摊位,接二连三又有几个鬼过来买蛋炒饭,他记得比较深刻的,是有个穿着黑色西装,手里挎着条有婴孩腕口般粗的铁链的男人过来买蛋炒饭。

    “伙计,出来办任务啊?”落星舟边炒饭边说。

    “是啊,帝都博物馆那里发生偷盗事件,有枪杀,死了几个人得去把他们的魂拘回来。”阴差说。

    “哦,博物馆里有东西被盗了吗?”落星舟问。

    “听说西汉时的一件很贵重的宝物被偷了,只是不知道被偷的是什么宝物了。”阴差说完,蛋炒饭也炒好了,他吃完蛋炒饭后,然后坐上一辆出租车,朝帝都博物馆赶去。

    “西汉时的珍宝?会是什么呢?”落星舟眉头拧了拧。

    第二天一早,落星舟坐公交车来到帝都博物馆,他走到大门口想走进去的时候,却被一个小保安拦下了。

    小保安告诉他博物馆闭馆了,具体再开馆时间等通知。

    进不去了,落星舟就想问下小保安昨晚博物馆里被偷的文物是什么啊?

    小保安却闭口不提,说这是国家一级秘密,是不对外公布的。

    落星舟还不想就这么离开,围着博物馆外墙走了遍,不经意的却看见很多被丢弃在博物馆后门的陶器。

    他踱步走过去,走近了些,发现被丢弃在后门的很多陶器的身上居然盘绕着灵气!

    落星舟澄透清润的眸子里飞快闪过一道白芒,他笑弯着眼睛,没想到随意在博物馆外走一圈,居然可以找到这么多的灵气。

    盘腿坐在陶器边上,然后掐指决深吸一口气,白色灵气从小样茶壶,酒杯,还有小碟子上面脱离,飞到了他的身上。

    吸完灵气后,落星舟又瞅见陶器上面发出来的弹幕。

    西汉小茶壶:[气死我了,我是很有价值的古玩好吗?就这样被丢在这里了,不识货!]

    唐朝酒杯:[现在的人啊,他们都不识宝,算了,我乐得自在呢,被保存在玻璃里面,不透气憋死。]

    清朝木簪子:[脑子欠费,我啥也不管,对了你们知道隔壁街那个小姐姐今天画的眼影是什么牌子的不?挺好看的啊,我也想买。]

    西汉小茶壶:[我想知道她的口红是多少色号的……]

    瞅见它们在交流,落星舟蹲下身子,说,“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你们知道昨晚这里什么文物被偷了么?”

    西汉小茶壶:[啊啊啊啊!他!他居然看得见我们的弹幕!]

    唐朝酒杯:[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清朝木簪子:[好帅!怎么办我缺氧了……]

    “……”

    落星舟看着它们,又说,“那个,你们可不可以回答下我的问题?昨晚这里什么文物被盗了?”

    “对着陶器说话,它们就会回答你?”

    落星舟左右看了眼,见病房外面没什么人走动,他伸手从裤兜里抓出一张聚灵符,什么也不说,直接弯下腰,利索的把符篆贴在病床的底板下面。

    紧接着他又从买来的苹果里挑出来七个,在病房“生位”的地方,一般是指房间里向东向阳的墙角,那里阳气最旺盛灵气也最多,他在那摆了个吸纳福气灵气的阵法。

    一切都布置好后,落星舟又走到落妈妈身旁,看了眼脸色惨白,很是憔悴的落妈妈,他目光微灼,低声说,“你放心,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儿子,我不会让你就这样死掉的。”

    说完后,他转身就要离开,可叫他诧异的是,落妈妈身上的煞气并没像他预想的那样逐渐淡化,反而还越来越浓重了。

    “???”

    落星舟蹙紧川字眉,心道不应该啊,就算落妈妈出生的时候生辰八字不好,注定这一生多病多痛,可他都已经为落妈妈聚福纳气了,按理来说,落妈妈身上的病气会有些淡化的。

    落星舟想不通这里面的缘由,转动眼珠子继续向着,细思恐极,难不成落妈妈命里注定逃不过这一劫?!

    他很快抬起右手要掐指为落妈妈算下之后几天的运程时,一个女护士推门走了进来,落星舟没留心看她,反而是她第一时间认出落星舟来了。

    “诶!那个,你不是夜市街卖蛋炒饭的那个小帅哥?“

    听声,落星舟抬起眼睑,直逼|眼球的是一对竖起来毛茸茸的兔耳朵。

    “那个……你的兔耳朵露出来了。”落星舟说。

    女护士闻声,赶忙伸出双手捂住双耳,兔耳朵很快又变成了人耳的样子。

    “你的修行不怎么够,当心点,要是吓到人类的话,是会降低功德值的,严重的会被抓去修真监管所拘留的。”落星舟提醒道。

    “好,谢谢,我会的。”兔子精长呼一口气,伸手拍了拍起伏的胸口,吓死她了。

    “小帅哥,你可以看得出来我是兔子精?”兔子精有些吃惊,紧接着又说,“难不成你也是……妖精?不对,你身上都没有妖气。”

    “我不是。”落星舟直截了当地说。

    “那你是……”

    “国师,第一国师。”落星舟说。

    听见落星舟居然是国师,兔子精一开始不相信,可反复想了想,他不是阴魂,也不是妖精,又能看出她是个兔子精,一定不是普通凡人。

    修道的……

    可能真的是国师!

    兔子精从小就对修道的人由衷的敬佩,这会儿知道落星舟是古时候的国师,心里那个激动啊,她“啊啊啊……”了好几下,还是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落星舟礼貌性朝她点点头,继而拔腿就要离开,临走出病房门口时,激动得说话结巴的兔子精终于说了句完整的话了。

    “她……她是你妈?那你怎么不给她改下运啊,都快死了。”

    落星舟回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兔子精看见向东的墙角那摆着七个苹果,虽然她不懂玄术,可联想到落星舟是学道的,自然就知道这是落星舟给他妈摆的阵法了。

    “你妈的病情太严重了,她就吸入一点灵气根本没什么用,更何况这里还是医院,医院里本来就灵气少,煞气多。”

    落星舟自然知道医院里的灵气稀薄得可怜,可落妈妈如今起床的力气都快没了,根本不可能带他到其他灵气充裕的地方去吸纳灵气。

    兔子精放下手里端着的白色盘子,来到落星舟的身旁,压低声音说,“国师,你有没有想过短时间内大量吸收灵气啊?比如吸纳其他人的运气。”

    落星舟想都不想直接否决了。

    大量吸收其他人的灵气,确实可以在短时间内稳住落妈妈的性命,可是这样做的话,那些被吸了灵气的人,很可能会有突发的情况,有的可能好运顿时抽没了,出门直接被车撞死,又或者走到大街上,心脏病突发。

    有的更加严重,可能影响到一大家子人的命数。

    落星舟是绝对不会做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的。

    兔子精见落星舟立马回绝了,她说,“国师你别这么快否决啊,我没叫你找那些只有稀薄好运的人,那些人本身的运气都不多,顶不上什么用的,你可以找那些出生金贵,命数极好,一生享尽荣华的人啊,那些人一生有用不尽的好运,你就借他们一点也不会怎样的。”

    有些蒙的落星舟,顿时醍醐灌顶!

    兔子精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落星舟脑海里出现一个人的模样,也只有他出生富贵,天命贵胄了。

    落星舟思忖了一会儿,然后拿出爪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电话里传来那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声线撩人如午后高脚杯里醇厚的红酒。

    “肖队长,你……在忙吗?”落星舟说。

    正在办公室里面看文件的肖锐微微顿了顿,说,“不忙,有事?”

    “没,没啥大事,就是……”落星舟有些难以启齿,可他还是忍不住要说,“肖队长,你能帮我个忙吗?”

    “嗯,你说。”肖锐放下手里的文件。

    “就是……我有点事想找你帮忙,你现在能过来一下吗?那个,你要是没空的话……就算了。”落星舟说。

    “你在哪?”肖锐问。

    “第一军人医院。”落星舟回答道。

    “生病了?”肖锐问道。

    “没,是我妈,她生病住院了。”落星舟说。

    “肖队长,你要是上班忙的话,那我晚点再找你。”落星舟心里还是有些犹豫的,毕竟是要从一个人的身上吸收福气运气,一般人若是听了,不得吓得撒腿就逃跑啊。

    “不忙,我现在过去,你等我。”肖锐说完后挂了电话,然后伸手抓起挂在靠背椅子上的深蓝色西装,手脚灵活穿在身上。

    “哟!老大,你这是要出去?”陆以南手里端着一杯刚泡好还冒着热气的咖啡走进来。

    “有点事出去。”肖锐说。

    “那下午的会议,还开吗?”陆以南说。

    “开,等我回来再开。”肖锐说完后,腿上带风走出办公室。

    落星舟打完电话,过了十来分钟后就来到了医院门口,他左右看了下,没有看见肖锐的白色奥迪,就继续在门口等。

    过了一会儿爪机响了,他伸手从裤兜里掏出爪机,本以为是肖锐打给他的,可瞅见来电显示,才知道给他打电话的人是赵志成。

    “大师您好,我是志成。”

    “我知道。”

    “大师您听说了吗?刘家花重金聘请知名玄学大师寻龙点穴,想找个绝佳的风水阴穴,听说城里稍微有点名气的大师都会被邀请去参加,大师您有收到邀请函么?”

    落星舟:“……”

    “没有。”落星舟回答道。

    “哦,那您想去参加吗?想的话我帮你要来张邀请函。刘家二公子是我朋友,我找他要应该没问题。“赵志成说。

    落星舟听后,断然拒绝了。

    凭什么啊!其他大师都是被看重邀请去的,他堂堂大名鼎鼎的第一国师,反而还要别人去“要”邀请函,这算什么事啊!

    落星舟才没有这么掉价呢!

    “大师您不考虑下吗?听说就算是没找到龙穴,也会有很丰厚的酬劳的。”赵志成说。

    “不用了。”落星舟虽然急需要钱,可他不会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说完电话后,他又看了眼爪机屏幕,肖锐还没给他打电话。

    “怎么在门口站着?”身后忽然传来肖锐的声音。

    落星舟回头看,瞅见肖锐此刻就站在他眼前不足一米的地方。

    他嘿嘿笑了下,说,“看时间你应该差不多到了,我就出来等你啊。”

    说话的同时,落星舟注意到肖锐的手里提着两盒补血养身体的补品,他说,“你这是……”

    “给阿姨补身体的,阿姨在哪个病房?”肖锐说。

    落星舟这才醒过神来,他打电话找肖锐是想要借他身上的运气福气的。

    “肖队长……”

    “叫我肖锐吧,再不然我比你大几岁,你叫我锐哥也行。”

    “锐,锐哥。”

    落星舟左右看了眼,见病房外面没什么人走动,他伸手从裤兜里抓出一张聚灵符,什么也不说,直接弯下腰,利索的把符篆贴在病床的底板下面。

    紧接着他又从买来的苹果里挑出来七个,在病房“生位”的地方,一般是指房间里向东向阳的墙角,那里阳气最旺盛灵气也最多,他在那摆了个吸纳福气灵气的阵法。

    一切都布置好后,落星舟又走到落妈妈身旁,看了眼脸色惨白,很是憔悴的落妈妈,他目光微灼,低声说,“你放心,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儿子,我不会让你就这样死掉的。”

    说完后,他转身就要离开,可叫他诧异的是,落妈妈身上的煞气并没像他预想的那样逐渐淡化,反而还越来越浓重了。
澳门海上皇宫 申博体育在线 博狗国际
澳门沙龙赌场 澳门海上皇宫 真人线上百家乐 真钱21点平台 网上真钱斗牛 鸿运国际赌场
早点铺加盟 早点加盟排行榜 早点小吃加盟网 早餐豆浆加盟 早点快餐加盟店
早点加盟连锁 特色早点加盟店 北京早餐加盟 早餐豆腐脑加盟 双合成早餐加盟
加盟 早点 河北早餐加盟 安徽早点加盟 河北早餐加盟 美式早餐加盟
早餐小吃店加盟 来加盟 娘家早餐加盟 早餐免费加盟 早餐饮品加盟
zjkao.com bareby.com bermart.com izirm.com fotxo.com
siridou.com juxilu.com yakaili.com sunehe.com mapcq.com
jqidi.com taikagn.com fmjatt.com ratcw.com ediyusa.com
ecefala.com reciban.com jlndc.com sajilai.com cqbbdyw.com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