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丰棋牌->重生之财源滚滚全集->重生之财源滚滚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澳门海立方:第1226章 想活的更刺激一点

    4号下午。

    李东先是见了工信部的张部长。

    对方告诉李东,3G牌照,这个月底就要正式发布了。

    3G牌照正式颁发,目前只有三大电信运营商获得了这个资格。

    对移动颁发拥有自主产权的TD-SCDMA牌照,对新组建的联通颁发WCDMA牌照,对电信发放CDMA2000牌照。

    对于这些专业性的东西,李东懒得多管,他只要知道3G牌照颁发就行。

    3G牌照的发放,意味着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式到来。

    至于李东自己去做这个,他从未考虑过。

    不说专业性问题,光他知道的,移动在3G上面投入的资金是个极其恐怖的数字,为了布设TD-SCDMA网络,移动投资了数千亿,建造了无数基点站。

    结果倒好,五年不到的时间,4G时代到了。

    前期数千亿的投资不敢说全部作废,可绝对没赚钱,浪费了不少资源。

    上次马昀几人和他商量,要不要自己搞个通信公司,争取拿下3G运营权。

    李东二话不说就拒绝了,就是知道不划算。

    3G牌照发放,李东虽然关心,可因为这是三大运营商在运作,他丝毫不担心不成功。

    李东更关心的,还是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发放问题。

    这事,其实不归工信部管。

    工信部这边也只有建议权,真正主管这方面业务的,是央行。

    李东问起这事的时候,张部长深深看了他一眼,半晌才道:“李东,最近央行、银监会、金融办……多个部门,展开了多次协商座谈。

    甚至支付领域的一些专家和经营者,也都参与了进来。

    大家都有一个共同观点,网络支付不可缺少,应该正规化。

    也就是说,第三方支付业业务颁布法律法规是迟早的事,不会太迟。

    可有一点,大家都有些争议。

    关于第三方账户当中的备付金问题,到底该如何处理?

    如今,因为结算周期的问题,你们几家的第三方账户,备付金越来越多。

    以支付宝和万卡通为首,你们的第三方公共托管账户,备付金常态下,就高达30亿以上,特殊时期,比如一些活动期间,备付金更是高达百亿之巨!

    按照央行的定义,网络第三方支付,都属于非金融机构!

    也就是说,你们不能进行利息结算。

    按照这个标准,你们的备付金体系就是个大问题,其中托管在银行,产生的利息,到底是归买家还是卖家,又或者你们第三方平台,这都是不允许的。

    那这些钱产生的利息,到底该怎么处理,收归国有吗?

    想必你们也不会答应,也没有这个先例。

    这是一个难点,到现在,暂时还没明确的说法。

    第二大难点,在于你们推出的余额账户。

    余额账户和你们的第三方网络公共账户,目前不是通用的,也不是备付金,这是常态储备金。

    那这些钱,产生的利息又该怎么办?

    有人说,谁存的,利息归谁。

    可要是这样,就和你们非金融机构的定义产生了冲突。

    银监会那边有人建议,可以将这些第三方账户,余额账户,都收归央行和银监会……”

    张部长这边刚说完,李东就脸色一变,咬牙道:“这摘桃子的功力,也是绝了!

    我愿意进行监管,进行风险把控,甚至愿意接受调查小组的入驻!

    可想将我们收编,没门!

    第三方支付体系,对我们至关重要,一旦被收编,我们整个体系就出现了漏洞,也是我们绝不能容忍的!

    央行和银监会这么做,问过我们企业的意见吗?

    难道他们真觉得,我们就是待宰羔羊,想杀就杀?”

    张部长见他发怒,轻叹道:“不要这么激动,目前也只是建议罢了,大多数人都没有同意。

    大家也不傻,都知道这样会激起企业的逆反心理。

    座谈会现场,包括一些领导,都否决了这项提议。

    但是,有人说,这么下去不行,最终的可能还是,你们这些支付平台,最终可能会涉足金融产业,比如说,和货币基金合作,发放利息,你说呢?”

    李东面不改色,国内从来不缺傻子。

    都说一等精英在政界,也不算假话。

    见微知著,从余额账户和第三方账户猜到下一步万卡通或是支付宝的路,其实不难。

    这些备付金和储备金,终究要解决的。

    而解决的方式,好像也不多,要不,利息收归国有,要不发还于民。

    平白无故地将群众的钱收归国有,这不符合政府的意愿,哪怕想要,政府也不想落人口实,在这上面打什么主意。

    那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可一旦这样,第三方支付平台就侵占了金融行业的地盘,这其实是个死结。

    有人建议收归国有之后,再进行利息发放,相当于银行业在网络上布点。

    可这样一来,又容易引起企业的反弹。

    所以,目前局面有些复杂了。

    其实李东要是不推出余额账户还稍微好一点,大家之前只盯着公共账户的备付金问题,而没有涉及到储备金问题。

    如今,大家考虑的东西却是更多了。

    这些其实也不在李东的预料范围内,他又不是神,哪能考虑那么多。

    当初推出这个账户,一方面是为了方便大众,一方面是为了日后做准备,顺带着抢占一下手机支付市场。

    结果倒好,现在反而把自己给套住了。

    见李东不说话,张部长又叹息了一声,略显无奈道:“你们啊,这一代的企业家,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

    你们有打破一切传统的勇气,有敢为人先的决心。

    可你们要考虑清楚了,最终的结果,不见得会如你们的意。

    马昀互联网大会那天,和你一个路子,扬言要改变银行。

    原本当个笑话听听也就算了,结果你回头就推出了万卡通手机支付业务,余额结存业务……

    我听央行那边说,调研小组在远方的时候,你们甚至准备推出二维码支付业务!

    李东,这种打破先列的举动,我心底里是支持的。

    国家,不就是在变化中才越来越好的吗?

    可是,有些事,你不能怪大家担心,金融市场的稳定,关系重大。

    在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之前,你们率先打破传统规则,很可能会引发一系列问题。

    你走的太快了,快的让大家有些跟不上,让大家还没反应过来,这样的情况下,其他人怎么敢随便同意?

    李东,老头子今天倚老卖老说一句,你要是想获得更多的支持,有些事还是停一停,放一放才行。

    等前面的路走稳了,走好了,再谈别的也不迟,你说呢?”

    李东沉声道:“部长,我知道大家的顾虑。

    也知道,这样可能会产生一些不确定的影响。

    可难道因为有了顾虑,因噎废食,连饭都不吃了?

    稳定压倒一切,我都明白,可我同意先试点,再推广,这难道还不行?

    我也同意各个部门入驻万卡通进行监管,一旦出现问题,随时可以叫停。

    甚至,我敢拿远方来担保!

    出现风险,出现损失,我来赔偿损失!

    起码,目前我们还没扩大到千亿规模级别,试点推广,有这么难吗?

    还不是怕我们抢占了金融业的传统地盘!

    可人人都在变,不变就死,难道非要等他们变了,我们才变?

    企业的存在,不是查缺补漏的,恰恰相反,企业才该充当先锋,我们有国家,有政府当后盾!

    一旦出现变故,政府为我们查缺补漏,这才是市场,才是商业,才是金融!

    我说这些,不是针对谁,可有些人有些行业,传统思想太重了。

    社会在变化,如今,华夏与世界接轨,我们就要接受这种变化,继续坚持这种固有地盘不可改变的思想,和闭关锁国有何区别!”

    “李东!”

    张部长轻叱一声,微微摆手道:“有些话,说的太过绝对了。

    你不要这么激进,也不要急着发火,事情要一步步解决,发火解决不了问题。”

    李东喝了口茶,脸色恢复了正常,点头道:“我明白,可是部长,我真的不太甘心!”

    张部长叹息道:“收起这些不甘心,我会继续为你争取的。

    不单单是我,还有很多人都在争取。

    但是一切都需要时间,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可以暂时放缓你的脚步。

    你不知道,因为你的动作太快,我们刚达成妥协,达成一致,紧接着就被你的新方案弄的晕头转向。

    你总得给大家缓和一下,你自己觉得呢?”

    李东再次点头,他明白这个道理。

    自己知道有些东西是对的,是无伤大雅的,可那是因为自己经历过。

    其他人不是神,有些东西,总要一点点接受才行。

    结果他们刚接受了前面的变化,后面李东又变了,这让大家有些无所适从。

    现在,不单单那些二代把李东当瘟神了,央行这些金融机构和一些互联网机构,都快把李东当瘟神了。

    这家伙,这些日子也不知道给他们添加了多少工作,增添了多少麻烦。

    央行那边甚至向国务/院建议,要不要派遣一个常驻小组,正式入驻远方。

    免得远方这边左一个动作右一个动作,经常弄的他们晕头转向。

    李东和张部长聊了很久,最后感激了一阵这位老人,才和老人握手告别。

    告别了张部长,李东晚上又约见了一位央行的副行长。

    这位副行长,还是通过当初万卡通调研组那位组长,金融稳定局局长,李东的老乡介绍才约出来的。

    晚上,李东和对方谈了很久。

    主要内容便是万卡通的规划,布局,目的,以及一系列的承诺。

    ……

    从饭店出来,李东满身的酒气。

    刚上车,李东手机便响了,沈茜打来的。

    说了几句话,沈茜轻声道:“累了?”

    “有点。”

    “李东,真要不行,就放弃互联网金融吧。

    只要网络支付不被取缔,对我们的布局影响并不是很大。

    你不是要放飞自我吗?

    现在,你为了推动这些,继续把自己陷入了牢笼,受苦受气不说,还承担很大的风险……”

    李东扯了扯衣领,呼了口气道:“你的意思我知道。

    之前我便说过,我在我的能力下,打破一些壁垒和禁锢,让我活的更轻松一些。

    现在,我就是为这一点在努力。

    你不去打破这些禁锢,那就永远活在这层禁锢之下,哪有什么自由可言。

    你去尝试着打破它,过程自然是艰难的,可等你突破了,禁锢便不再是禁锢。

    几年前,我来京城办事,为了30亿的债券发行,我求爷爷告奶奶,给人当孙子,见人就喊爷。

    几年后,我再来,当初的那些人,他就不再是爷爷了。

    如今,能让我喊爷的人不多了。

    爷也都是从孙子成长起来的,我不想一直给人当孙子,所以,我才想着一步步去打破一些东西。

    到了现在这地步,事业上,我追求的不单单是金钱了,还有这种打破壁垒和禁锢的爽感。

    所以,你说让我放弃,那是不可能的,除非真的无路可走了。”

    沈茜默然,半晌才道:“你自己有了决定,那就放手去做。

    不过在京城这边,有事可以和我爸商量一下,也许他能给你一些建议也不一定。”

    李东那句不想一直给人当孙子,让沈茜有些触动。

    在这种大环境下,一个商人,想做到这点,何其难。

    李东的零售大生态圈,互联网+体系,目前看来,都是为了这句话做准备,做铺垫。

    沈茜知道其中的难处,可她能为李东提供的帮助有限,如今,认识的人当中唯一能给李东一些帮助和建议的,恐怕也只有杜安民了。

    李东闻言笑道:“行,我之前就想着去拜访呢。

    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去,你自己早点睡吧,不用担心我。

    我现在看着是艰难险阻,实际上是我自己故意在寻求一些突破和刺激,免得我的斗志全都消磨了。

    真要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我也不会犯傻,非要去干,所以我这边不用担心。”

    “那好,你也早点休息……”

    “……”

    两人聊了几句,李东挂断了电话。

    拿着手机翻看了一下通讯录,想打电话出去,最终还是放下手机,靠在座椅上小憩起来。
澳门现金网 申博体育在线 万博赌场
网络牛牛赌博 网上真钱斗牛 澳门新葡京棋牌 现金网 网上轮盘棋牌 大发888娱乐场
河南早餐加盟 早餐粥车加盟 早餐培训加盟 书店加盟 营养粥加盟
大福来早点加盟 早点加盟网 早餐培训加盟 港式早点加盟 早点加盟车
早餐粥店加盟 早点加盟培训 中式早点快餐加盟 安徽早餐加盟 早餐免费加盟
上海早点加盟店 陕西早点加盟 北京早点加盟 港式早餐加盟 早点快餐店加盟
mobiju.com bbnaq.com dulnu.com ufufa.com cqzyst.com
illuas.com bcxbnz.com relazed.com shapoe.com ezusu.com
bcbhair.com vpswizz.com rqfio.com sdyjyy.com harxest.com
timdmo.com kkminn.com pulyo.com gdxae.com moyeta.com
百度